每逢危难关头,总有一些身影逆行而上。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大批医务工作者义无反顾奔赴防疫最前线,勇气与担当令人肃然起敬。县中医院ICU的主治医师刘君和护师闵香连在得知要组建援鄂医疗队的第一时间,主动请战,奔赴前线,以最美逆行书写白衣战士的使命担当。

君子以自强不息!

“我多次到上级医院进修,擅长呼吸、心脑血管等方面危急重症诊治,有10多年临床经验。希望能尽快到湖北去,尽一份微薄的力量。”1月29日,刘君参加完科室会诊,特地到医院党办报名,主动申请参加全省援鄂医疗队。

“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,一批批党员冲在前面。我深刻地认识到,党员最可爱,我郑重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”2月10日,刘君收到了上级批准自己参加江西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的消息。出发前,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2月11日,刘君和同事开始出发。坐在高铁车厢内,脑海里回响着妻子范春燕出发时的再三叮嘱,“你这样做是对的,我支持你。你一定要兑现承诺,平安回来,毫发无损地回到我们身边。等你回来,为我补过生日,再带孩子去拍结婚十周年纪念册。”他暗暗为自己鼓劲,“战胜疫情,我就回家。小伙伴们,加油!随州,加油!”

2月15日上午,经过业务培训,江西省第二批驻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援助医疗队45名医务人员正式进入临床,分期分批全部参与科室正常排班,与时间“赛跑”,共同开展防控救治工作。一走进医院大门,责任感、使命感油然而生,浑身仿佛有了“超能量”,大家互相鼓励,“现在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,许多人舍小家顾大家,坚守在自己的战场。我们是医生,救死扶伤是本职工作。从江西到随州,不同场地,一样战斗。”

2月17日,刘君一大早就起来了,提前1小时到达岗位,穿好防护服,带好护目镜,再次梳理操作流程、熟悉病人情况,和前一班医生交接好就开始下病房。第一位是大叔,听到医生口音不一样,带着微笑说:“谢谢江西老表,谢谢江西医生”。看到大叔乐观的态度、真诚的笑容,刘君很感动,“医护人员前期付出了巨大努力,我也要加倍努力,让大家安心!”第二位是阿姨,情绪有点激动,血氧饱和度只有83%,一见到医生就问:“我现在有点胸闷,病情有没有加重,会不会很严重?”刘君立即安排护士换面罩给氧,并安慰说:“阿姨,不要激动,保持好心态,配合治疗,一定会好起来!”经过心理疏导、输氧,血氧饱和度达到95%,阿姨的胸闷症状减轻,情绪稳定下来,刘君走向下一间病房。

没值班的晚上,刘君主动抽出一点时间和家人视频聊天,因为他知道,妻子范春燕从来不会在他工作时间打来电话,生怕打扰他工作。“你安心工作,不用担心家里。”妻子一如既往地支持他。“爸爸,你一定要打赢病毒小怪兽!”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来?我们想你了。”有了家人的坚定支持,刘君充满了信心和力量。“君子以自强不息!我应不负重托,坚决助力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!”

“我是党员,早已做好出征准备!”

“请放心,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,圆满完成援鄂任务!”2月11日上午,带着家人同事的叮嘱和祝福,闵香连随队出征湖北随州,踏上了援鄂征程。

疫情来袭,得知医院要组建援鄂医疗队,身为党员的闵香连主动请战,“照顾重症患者,我有经验,让我去!”闵香连的声音不大,但语气很坚定,“我没有结婚,没有太多牵挂,家里有弟弟照顾,我可以轻松上阵。”闵香连再三请缨。考虑到闵香连在重症监护方面经验丰富,院党总支同意了她的请战。

请战获批后,闵香连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爷爷闵衍仪。76岁的闵衍仪是枫边乡西林村固胜组组长,疫情发生后,作为老党员的闵衍仪主动靠前,积极参与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,摸排外出返乡人员、宣传防疫知识、参与卡点值守。得知孙女闵香连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后,闵衍仪非常支持:“香连,爷爷为你骄傲!加油!保护好自己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爷爷和那些坚守在防疫一线的人都是你的战友。”

“她是科室里唯一的党员,平时踏实肯干、积极上进,是科室里的骨干。”说起闵香连,护士长庄玉荣竖起了大拇指。因为住得离单位近,闵香连主动提出如果科室有紧急任务,她随叫随到。有一次晚上10点多,科室同时来了两位重症患者,需要紧急调配人员,护士长随即通知闵香连,接到电话后,闵香连在3分钟内便赶到科室参与抢救。正是因为这份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感,让闵香连在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、英勇奋战。

“我是党员,早已做好出征准备。选择了援鄂,便只顾风雨兼程,挽救更多患者。相信赣鄂同心,战‘疫’必胜!”2月11日晚,闵香连到达随州后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写道。

*下为闵香连的抗疫日记

(滚动可查看日记全文)

选择了逆行,便只顾向前

2020年2月16日 随州 天气晴

今天是来随州的第六天,天气很好,大地银装素裹,明媚的阳光让人仿佛忘记了昨夜的风雪。

经过前几天紧张的培训,我被分配至曾都医院,医院分成八个感染区,我在病情最重的感染一区。该区共有40余名患者,平均年龄有60岁。我怀着忐忑而又迫切的心情开始了工作。

昨天晚上,迎着风雪我开始了第一个夜班。我感觉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是许多未预料的困难接连出现。夜班从凌晨至早上八点,规定提前半小时交接班,23:15出发,乘车10余分钟后来到医院,开始接班穿防护服。我需要穿四层,先后穿了打底衫、工作服、洗手衣及手套、防护服及手套。穿上后,我变得很臃肿,行动吃力了许多。此外,患者多为中老年人,多说方言,沟通障碍大,努力去听才能猜个大概。

语言困难,尤可克服。视野障碍,则令人头疼。戴上护目镜后,镜片上雾气重重,视野不佳,看路都有些看不清。半夜,我需给一个患者采血,我极力克制自己的紧张,模糊着来到患者身边,这时我才发现血管看不清,当时心都快跳出来了,紧张得额头直冒汗。我深吸一口气,屏住呼吸,在呼吸间隔等雾气散去,一针下去,很庆幸一次就成功了。离开时患者投来了鼓励的目光,竖起了大拇指。

到了下班时间,战友们大多不愿离开战场,主动推迟下班。交班后需进行复杂的消毒,先用酒精喷洒全身,脱一层衣服洗一次手,最后全身再消一次毒方可结束。初次下班消毒我用时超过15分钟。

隔绝病毒,却隔绝不了医患鱼水情。医患要隔离一米以上,即使这样,透过防护服仍然能感受到医护与病患之间的相互扶持、相互鼓励。部分患者消极害怕,我们通过唠家常、心理抚慰等方式了解其想法,鼓励其治疗,脸上也愁云渐散。

经过一个夜班,我基本熟悉了常规护理,只是深深感觉到时间不够用,希望能够快点休息好,继续回到战场上战斗。虽然辛苦,但选择了逆行,便只顾向前,挽救更多患者。相信赣鄂同心,战“疫”必胜!

来源:兴国组工微讯